褫藝

微博@褫藝,道系画手,痒痒鼠玩家。

一个中秋节拖到现在的小美人
p3是未调色的原图
p1p2调了一下色

杰医合志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是神仙
真的超厚一本
爱了

摸一个生前的红夫人

“生于权势长于奢华,

    无人怀疑她骄矜纯真的风华绝代。”


有点OOC

尝试涂了一下海


手机建议亮度开到最高

太阴的门派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紫金校服好看到炸
加上美人毒舌掌门
我有多了一个本命

爱了!!!!!!!太太们都是神仙!!!!

story@在线码文:

杰医合志二宣啦

合志p4可直接扫码去淘宝买书,如果不支持淘宝请扫p5的群号私我企鹅购买合志

二宣也支持转抽哦,我会在一宣和二宣的推荐和转发里抽两位小可爱分别送立牌和合志,预售后抽,邮费自理~

第五人格杰医图文合志《Wedding Time 》,合志的主题是糖,糖,糖~

发货会在八月下旬陆续发货
如果看不懂宣图请私信我
如果不支持淘宝付款也请私信我
主催会为你解决一切问题❤️

刊本信息
本子规格:A5
页数:200+
字数:11万字左右
售价:99RMB
关于特典:
立牌35RMB/一个
明信片4RMB/四张

如购买了立牌+合志,则送四张明信片;
如只够买了合志,则四张明信片四块一套。
除此之外本子还有漫画和彩插,默默透露一句,彩插真的超多,质量都超级好!!

以下皆为参本人员,排名不分先后:

画手组 :  
@o忍忍o   
@请问你今天想要一只兔子吗  
@氵及    
@挑灯看菊__     
@秋宝      
@咕噜哩❥     
@呦呦的茶子     
@ฝอยทอง兔丘💫    
@-JIN-snow      
@褫藝      
@大绿球子      
@byhfh      
@牙川不会发发    
@在海边呼吸的海星   
@大大大大概      
@哈——好困    

文手组:
@陌声      
@合鸟咕咕咕
@🌉破胎头      
@潋    
@冬年     
@三锅秋   
@血腥好运_BlackJack    
@桃枝幺幺 

文风试阅:
爱在烟雨朦胧时【文 杰克】

起初,因为是第一次共进晚餐,他们似乎都不知道从何聊起,入耳的只有窗外耳语一般的雨声。但是几杯鸡尾酒下肚,艾米丽的话匣子开始打开了,她开始聊她看的书,她遇见的奇葩顾客,她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听的歌,她所拾取的第一片美丽的秋日落叶。烛火映着她染上坨红的脸,还因为微醺有些摇摇晃晃,像是秋天的阳光催熟了一颗枝头的杏。

期间杰克没有怎么说话,他甚至没怎么喝酒。他大部分时间在静静地聆听着艾米丽,然后隔着一桌菜肴望着她。他的眼睛是那么平静,就像是不起波澜的死湖,可是他的眼神又那么深切,他的眼底漩涡涌动,贪婪地又像要刮去她每一寸肌肤。

“杰克。”艾米丽忽然说到“谢谢你。”她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匿身于谎言之下【文 冬年】
“怎么样?我们像不像?”老人沙哑的声音瞬间将杰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男人抿起嘴,合上相册,轻轻放回了原处。
“像,简直跟您一模一样。”一字一句,缓慢而沉重,说这句话的时候,杰克眯起了眼睛,再次望向艾米丽的房间,猩红的眼眸里露出的是前所未有的阴郁。
他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个女子,到底是还未被邪眼感染。
还是已经被感染恶化,严重到连他也分辨不出来了。

捡到一只反派BOSS 【文 桃枝幺幺】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身体,察出仍有微弱的呼吸。

艾米丽有些失望,若是没有生命迹象,分离邪眼与寄生体会更方便些。

要不用毒药解决一下?

正思考着,还没来得及付诸于行动,手就被毫无征兆地抓住。

男人的力气大得骇人,她手一抖,险些将毒药洒在身上。

下意识低下头,唯有那只猩红的眼睛注视着她。

“别这么紧张,我没想干嘛。”

人人都爱杰克桑【文 三锅秋】
“其实你比他们还要讨厌我,是吧?”

她静静的看着屏幕,很久没有等到黛儿的回复,这也属于意料之中。

没错,我极度厌恶你。黛儿在心里回答了她。

自己久久没有回复,对方也没有等待的理由,很快她的状态显示为offline。那次交谈的其他内容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以至于黛儿后来再努力回忆时只隐约记得最后一部分。这段记忆像看着童年的照片脑海里自然响起的喧闹那样无法作假,却又被洗涤的日渐朦胧,难以辨别是大脑的欺骗,或是梦中以假乱真的片段,之后再传来的就是她自杀的消息。

晚霞【文 陌生】
那个瘦弱的勤务兵刚从另一处临时救护所赶过来,他是专门来看望他旧日的长官的,形容匆忙,眉眼间都带着倦意。他激动着拥抱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看着他的断臂而哭泣,却在注视着他的眼睛时,欲言又止。
他最后同他道别,眼神却多了些来时不曾有的疏离和戒备。
他避过那青年的视线,坐在院长的办公室内,对着老院长和那个女医生小声而犹豫地说出了那个令他忐忑的事实,“他不是杰克。”
“他们很像,可他绝对不是杰克。”

迷失东京【文 伊芙零】
我想了好久,好久,久到时间几乎都要静止,终于憋出了一句“往事如烟,无处祭奠。”学长听罢忽然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是温柔,说道:“确实是深刻的句子。我最喜欢的是那几句——”

接下来的五分钟,大抵是我高中三年最美好的时刻。我的学长,杰克·柯斯米斯基,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他最喜欢的几句台词。他的语调自然而平静,模样是那么的深情。即使我还没来得及看原作,我却感觉好像是原主人公站在我面前,对我表达半真半假的柔情爱意:

“当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黑色幽默【文 潋】
艾米丽摔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感觉到膝盖火辣辣的,好像是已经撞破了。脑子涨着发疼,但是她无暇去管,七手八脚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她狼狈的跪起来,但是小腿失去力气完全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无声的尖叫,伸出手去掐自己的皮肤。

周围树影岑岑,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然后那个影子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如同鬼魂一样来的悄无声息无法防备,艾米丽猛然警觉地时候发现他已经走到了身后,可能是被她的摔倒所惊动。她迅速回头看到的就是如天遮日的盖在身上浓郁的影子,影子举起爪子狠狠的就朝跪着的她划下来。

谋杀知更鸟【文  合鸟迟】
会场流转的灯光绮丽而致命,淌着醉人的红酒,艾米丽鬼使神差地向前迈了一步,手臂攀上杰克瘦削的肩膀。她嗅到红檀雪松深沉的香气,如同英吉利海峡的潮水漫涌,一点一点,不容拒绝地侵占了所有感官。吧嗒、吧嗒、吧嗒。崭新的皮鞋转了五六个圈,姑娘踩着鼓点,大片大片的鸢尾在脚边灼灼盛开,而他们,是这座花园永不退场的主角。

他们好像都醉了。烟火在眼瞳里一团团炸裂开,宛如昙花长眠于黑夜,在生命最后一刻绽放极致的绚烂。艾米丽第一次尝试唇与唇贴合的触感,有点像伦敦午后温柔的阳光,只是缺少点热意。她快要陷进去了,艾米丽悲哀地察觉到,面对杰克,自己已经丧失了逃跑的本能。

人究竟是由一种怎样奇怪的混合物构成,一半抗拒着诱惑,一半又甘于沉沦。

舞曲以一个欢快的短音结尾,衣冠楚楚的绅士先生贴着她的耳垂,用愉悦的口吻夸奖道:“黛儿小姐,您优雅的舞姿真是无人能及。”此时,杰克•惠斯勒不再扮演怯懦的小少爷,他将额头上几缕垂落的发丝拨到一边,牵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左胸口的位置。

“瞧,这里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和群里边聊边摸了鱼,30分钟的草稿流,没有精细度的

大概就是喀兰贸易的两大“黑恶势力”哈哈哈哈哈(是初雪和崖心两个可爱的妹妹)

群里人真的太可爱了

还有“喀兰贸易天下第一!”

抽到银灰的你
图是b站视频截的av665175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找时间p个博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tory@在线咕咕咕:

一宣
第五人格杰医图文合志《Wedding Time 》
经过长达四个月的准备,合志出来了!!!终于迎来了杰医结婚一周年的时刻!!撒花!!!🏵🏵🏵🏵🏵

本次合志的主题是糖,糖,糖,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保证你入了一本满足!!

tb指路: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spm=a2126o.11854294.0.0.28d648311JJHeA&id=596800222493

我们会从转发的小伙伴中随机抽两位赠送立牌和合志,预售后抽出,邮费自理

预售时间:6.16上午10:00到7.31晚上23:59
发货会在八月下旬陆续发货
如果看不懂宣图请私信我
如果不支持淘宝付款也请私信我
主催会为你解决一切问题❤️

刊本信息
本子规格:A5
页数:200+
字数:11万字左右
售价:99RMB
关于特典:
立牌35RMB/一个
明信片4RMB/四张

如购买了立牌+合志,则送四张明信片;
如只够买了合志,则四张明信片四块一套。
除此之外本子还有漫画和彩插,默默透露一句,彩插真的超多,质量都超级好!!

以下皆为参本人员,排名不分先后:
封设/宣图: @CaRat橘籽 

排版: @一只会排版的鹊 

画手组 :  
@o忍忍o  
@请问你今天想要一只兔子吗   
@氵及  
@挑灯看菊__    
@秋宝    
@妙手炒栗子    
@呦呦的茶子   
@ฝอยทอง兔丘💫  
@-JIN-snow    
@褫藝    
@大绿球子    
@byhfh    
@牙川不会发发  
@在海边呼吸的海星 
@大大大大概    
@哈——好困  

文手组:
@陌声    
@合鸟迟
@🌉破胎头    
@潋  
@冬年   
@三锅秋 
@雨下的杰克  
@桃枝幺幺 

文风试阅:
爱在烟雨朦胧时【文 杰克】

起初,因为是第一次共进晚餐,他们似乎都不知道从何聊起,入耳的只有窗外耳语一般的雨声。但是几杯鸡尾酒下肚,艾米丽的话匣子开始打开了,她开始聊她看的书,她遇见的奇葩顾客,她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听的歌,她所拾取的第一片美丽的秋日落叶。烛火映着她染上坨红的脸,还因为微醺有些摇摇晃晃,像是秋天的阳光催熟了一颗枝头的杏。

期间杰克没有怎么说话,他甚至没怎么喝酒。他大部分时间在静静地聆听着艾米丽,然后隔着一桌菜肴望着她。他的眼睛是那么平静,就像是不起波澜的死湖,可是他的眼神又那么深切,他的眼底漩涡涌动,贪婪地又像要刮去她每一寸肌肤。

“杰克。”艾米丽忽然说到“谢谢你。”她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匿身于谎言之下【文 冬年】
“怎么样?我们像不像?”老人沙哑的声音瞬间将杰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男人抿起嘴,合上相册,轻轻放回了原处。
“像,简直跟您一模一样。”一字一句,缓慢而沉重,说这句话的时候,杰克眯起了眼睛,再次望向艾米丽的房间,猩红的眼眸里露出的是前所未有的阴郁。
他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个女子,到底是还未被邪眼感染。
还是已经被感染恶化,严重到连他也分辨不出来了。

捡到一只反派BOSS 【文 桃枝幺幺】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身体,察出仍有微弱的呼吸。

艾米丽有些失望,若是没有生命迹象,分离邪眼与寄生体会更方便些。

要不用毒药解决一下?

正思考着,还没来得及付诸于行动,手就被毫无征兆地抓住。

男人的力气大得骇人,她手一抖,险些将毒药洒在身上。

下意识低下头,唯有那只猩红的眼睛注视着她。

“别这么紧张,我没想干嘛。”

人人都爱杰克桑【文 三锅秋】
“其实你比他们还要讨厌我,是吧?”

她静静的看着屏幕,很久没有等到黛儿的回复,这也属于意料之中。

没错,我极度厌恶你。黛儿在心里回答了她。

自己久久没有回复,对方也没有等待的理由,很快她的状态显示为offline。那次交谈的其他内容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以至于黛儿后来再努力回忆时只隐约记得最后一部分。这段记忆像看着童年的照片脑海里自然响起的喧闹那样无法作假,却又被洗涤的日渐朦胧,难以辨别是大脑的欺骗,或是梦中以假乱真的片段,之后再传来的就是她自杀的消息。

晚霞【文 陌生】
那个瘦弱的勤务兵刚从另一处临时救护所赶过来,他是专门来看望他旧日的长官的,形容匆忙,眉眼间都带着倦意。他激动着拥抱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看着他的断臂而哭泣,却在注视着他的眼睛时,欲言又止。
他最后同他道别,眼神却多了些来时不曾有的疏离和戒备。
他避过那青年的视线,坐在院长的办公室内,对着老院长和那个女医生小声而犹豫地说出了那个令他忐忑的事实,“他不是杰克。”
“他们很像,可他绝对不是杰克。”

迷失东京【文 伊芙零】
我想了好久,好久,久到时间几乎都要静止,终于憋出了一句“往事如烟,无处祭奠。”学长听罢忽然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是温柔,说道:“确实是深刻的句子。我最喜欢的是那几句——”

接下来的五分钟,大抵是我高中三年最美好的时刻。我的学长,杰克·柯斯米斯基,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他最喜欢的几句台词。他的语调自然而平静,模样是那么的深情。即使我还没来得及看原作,我却感觉好像是原主人公站在我面前,对我表达半真半假的柔情爱意:

“当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黑色幽默【文 潋】
艾米丽摔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感觉到膝盖火辣辣的,好像是已经撞破了。脑子涨着发疼,但是她无暇去管,七手八脚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她狼狈的跪起来,但是小腿失去力气完全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无声的尖叫,伸出手去掐自己的皮肤。

周围树影岑岑,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然后那个影子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如同鬼魂一样来的悄无声息无法防备,艾米丽猛然警觉地时候发现他已经走到了身后,可能是被她的摔倒所惊动。她迅速回头看到的就是如天遮日的盖在身上浓郁的影子,影子举起爪子狠狠的就朝跪着的她划下来。

谋杀知更鸟【文  合鸟迟】
会场流转的灯光绮丽而致命,淌着醉人的红酒,艾米丽鬼使神差地向前迈了一步,手臂攀上杰克瘦削的肩膀。她嗅到红檀雪松深沉的香气,如同英吉利海峡的潮水漫涌,一点一点,不容拒绝地侵占了所有感官。吧嗒、吧嗒、吧嗒。崭新的皮鞋转了五六个圈,姑娘踩着鼓点,大片大片的鸢尾在脚边灼灼盛开,而他们,是这座花园永不退场的主角。

他们好像都醉了。烟火在眼瞳里一团团炸裂开,宛如昙花长眠于黑夜,在生命最后一刻绽放极致的绚烂。艾米丽第一次尝试唇与唇贴合的触感,有点像伦敦午后温柔的阳光,只是缺少点热意。她快要陷进去了,艾米丽悲哀地察觉到,面对杰克,自己已经丧失了逃跑的本能。

人究竟是由一种怎样奇怪的混合物构成,一半抗拒着诱惑,一半又甘于沉沦。

舞曲以一个欢快的短音结尾,衣冠楚楚的绅士先生贴着她的耳垂,用愉悦的口吻夸奖道:“黛儿小姐,您优雅的舞姿真是无人能及。”此时,杰克•惠斯勒不再扮演怯懦的小少爷,他将额头上几缕垂落的发丝拨到一边,牵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左胸口的位置。

“瞧,这里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